火狐体育官网入口

近日,中欧家族传承研究中心与《家族企业》杂志联合,对100家中国家族企业的数智化状态进行了调研,并发表了《2022第七届中国新生代企业家组织暨中国新生代企业家调研报告》,以下内容为报告内对酷特智能的案例研究。

当前,很多传统产业都面临转型和升级,不断尝试思考如何通过创新,为升级增加动力。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酷特智能”)董事长张蕴蓝从父亲张代理手中接过“接力棒”,传承了父亲开拓创新的精神,在执掌酷特智能 10 多年的时光里,将传统服装制造企业“变”为可大规模定制的C2M产业互联网平台生态科技企业,并于2020年7月8日成功登陆A股创业板上市发行(300840.SZ)。它创造的以数据驱动的智能制造模式,本质上是对国家战略“互联网+”的先行探索和实践,而其实践的结果,亦是信息化和工业化的深度融合。


01 新生代接班


近年来,随着我国民营企业进入“新老交替”时期,诸多民营企业家在思考如何将企业更好地传承下去。然而经过改革开放快速发展的中国企业,普遍面临治理和传承的难题,如何让企业成功传承成为了当代企业正在普遍思考的重大命题。而酷特智能不仅成功解决了新老传承问题,而且建立了一套颠覆现代企业管理的数字化治理体系。

酷特智能创始人张代理坦言,最初并不想把企业打造成一家家族企业,并先后找过两位职业经理人管理企业。但回忆起自己选定接班的两位职业经理人,他颇有些遗憾。在他看来当时的中国职业经理人依然格局不够,短视,对金钱盲目向往,于是转而想到让女儿张蕴蓝回企业帮忙。

张蕴蓝(左)与张代理(右)

刚从海外留学归来,在上海一家跨国企业做白领的女儿接到父亲的邀请后,没有犹豫。回到企业,张蕴蓝并没有将自己是董事长女儿的身份公之于众,而是以一位普通员工的心态早出晚归勤奋工作,从报关员做起,到营销中心,再到一线生产车间。从2007年开始,张蕴蓝在基层岗位轮值三年,用脚步走遍了整个酷特智能。勤勤恳恳的工作态度,无懈可击的工作成绩,让企业的所有员工看在眼里,服在心里。经过几百个日日夜夜的各“要害”部门重重考验,2009 年3 月,张蕴蓝与父亲进行了交接仪式,担任酷特智能总裁。2020 年 10 月,担任酷特智能董事长,兼任总裁。


02 从工业化到个性化


酷特智能在服装领域,主要生产经营男女高档西服、大衣、风衣、衬衣及童装、卫衣等全品类服饰个性化定制,其创新模式经过了十余年的探索之路。传统的定制弊端太多,对人工的过于依赖,以及时间、效率、成本都是问题,因此,酷特智能开始考虑如何用工业化的手段、效率和成本来做大批量的个性化定制服装。

服装生产的流水线,特点之一就是流水线上的每个工作者只固定完成一道或少数几道工序,以高度的专业化实现较高的生产效率,而每个工作者在某一批服装订单中要完成的工序,是统一而不断重复的。把工业流水线和个性化这两个相互矛盾的模式融为一体,在服装领域从业者看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酷特智能大规模个性化定制工厂

 刚开始参与公司决策的张蕴蓝,在观念和战略方面与父亲一致——要摆脱传统服装生产企业的老路子,走出属于自己的新路。当时企业许多元老有传统守旧思想,艰难时期,无论是有元老提出辞职,还是为推行变革而裁员,父亲始终支持张蕴蓝的决定。在谈及十余年的整个探索过程有哪些难以攻克的难点时,张蕴蓝这样说道:“在没有完成整个闭环的时候,全部都是困难。这件事最可怕之处就在于越是专业的人越告诉你做不了。”

以工业化的智能手段、大数据系统完成自动制版,是完成大批量个性定制服装需要攻克的一大难关。为了把服装的版型标准化,酷特智能建立了一个版型定制数据库,囊括了数量达百万万亿个版型,足以满足客户的个性化需求。

酷特智能的个性化定制业务是 10 余年前从西装和定制文化成熟的纽约开始的,张蕴蓝回忆,最初每天在办公室发英文邮件,100 封里收到的回复大概只有两三封。当时的纽约,1000 美金可以买到不错的成衣,但无法享受定制,酷特智能瞄准这个价位,转化出一些订单,慢慢打开纽约市场,并逐渐扩展到欧洲、澳洲等多个国家。

从大批量生产到个性化定制的转型,酷特智能历时 10 余年时间,投入了数亿资金,以信息化与工业化深度融合为基础形成了完整的 C2M 产业互联网生态体系,打造了独特的核心价值,创造了全新的思想与方法。现在,走进酷特智能的服装生产车间,可以看到流水线上有很多处于不同环节的服装,奇妙的是,这些服装的面料、版型、颜色、细节各不相同。工厂里的状态,仍同传统的服装加工厂一样,负责不同工种的工人忙碌而迅捷地完成自己的加工工序,不过,他们每个人的面前多了一个小屏幕。这一个个显示终端,背后隐藏着巨大的信息与数据链条。“传统的服装企业用流水线生产同质化的产品。我们的核心技术是大数据,用数据来驱动流水线,制造个性化的产品。从数据的建立、使用,到数据的驱动,数据是我们最核心的资产。这里的工厂车间从表面看跟传统的工厂没有区别,还是那些工人和设备,但最大的区别是隐藏在各个环节过程中的数据流。数据流支撑了整个智能工厂的个性化定制。”

张蕴蓝用自己的成绩证明她不是一个躺在父辈功劳簿上的人,经过数年的历练,张蕴蓝带领团队取得的实际业绩终于得到父亲张代理的认可,成功实现了代际传承。


03 供给侧数字化变革


当今,企业面临供给和需求的双重压力。从需求角度看,同质化需求的高峰已过,个性化、多样化的需求正逐步成为主流,传统行业的供给方式已经无法有效满足个性化和多样化的需求;从供给角度看,行业内竞争激烈,基于预测的面向库存的产品批量生产,库存成本大,利润空间非常小,用户满意度低传统的扩大规模、控制产业链、提效降成本等,对企业大发展没有实质效果,只会导致更多库存;新需求呼唤新供给,迫使企业必须颠覆传统以产定销的同质化产品批量生产模式,寻求新的以满足用户个性需求为核心的发展模式。这是国家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要目的。

酷特智能经过 10 余年创新探索,在建立起了全球领先的数据驱动个性化智造的工厂后,张蕴蓝创新提出 C2M 产业互联网商业模式,得到业内一致肯定和广泛应用。“车间里的工人知道每件衣服的主人是谁,甚至可以从客户的版型、款式、面料、刺绣等个性化元素里读出这件衣服背后主人的性格、爱好。个性化定制解决了让制造业头疼不已的产能过剩、高库存等问题。”张蕴蓝解释道,因为是先订后做,卖了再做,所以制造端生产的每一件服装都是已经销售出去的,完全实现了产品的零库存。

目前,酷特智能的订单主要来自酷特服装 C2M 产业互联网平台,该平台为全球的服装品牌商、服装创业者、时尚设计师和服装经营者等产业客户提供服装定制和柔性化彻底解决方案,包括研发设计、原辅材料、量体、下单、生产、物流等服装个性化定制的全部产业链条服务。同时,酷特智能还研发了一款直接针对终端消费者的小酷 App,它让品牌直接面对消费者,让制造端直接从平台上获取订单。

酷特服装 C2M 产业互联网平台作为公司科研成果试验室载体的服装板块,其核心经营模式是“由需求驱动的大规模个性化定制”(Customer to Manufacturer,简称为C2M)。酷特智能将其定义为需求和满足需求。即以客户需求为原点,以智能制造为支撑,借助互联网、大数据等技术手段,通过 C2M 产业互联网平台高质高效、低成本地满足客户的个性化需求。酷特智能的 C2M 产业互联网平台,利用科技创新,颠覆了传统的供需关系和资源配置方式,改变了传统以产定销的工业批量生产模式,实现从“供需”到“需供”的转变。真正按需生产助力社会实现可持续发展。凭借工业效率的个性化定制,酷特智能的定制服装达到了很高的性价比,提供同等品质的服装,价格却是同行平均水平的 20%-50%。

酷特智能立足实体经济,经过十余年的 C2M 产业互联网实践,形成了“智能制造、个性化定制解决方案和数字化治理体系”的核心能力,通过“大规模个性化智能定制”,颠覆了传统的“微笑曲线”走向了价值链的顶端,实现了生产的零库存和精准供给、有效供给,无疑是传统产业改变命运的最佳路径,真正让制造业回归到实体经济的春天,为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了典型样本。


04 数字化治理实现管理蜕变


这是 IT、DT、智能的时代,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与应用让这个时代沟通越来越直接和扁平化,地球越来越趋近于一个平面,传统的企业管理理念和方法越来越不合时宜。在个性化服装生产完全靠数据驱动后,酷特智能原有的组织架构和管理方式与先进生产线的矛盾立刻显现出来了。面对年轻化的新一代员工、数据驱动的先进生产线、新的商业模式,企业需要改变传统的管理架构和管理方式。

依托在 C2M 大规模个性化定制方面的实践探索,作为企业掌门人的张蕴蓝又创新地提出了酷特智能数字化治理体系。其核心是遵循、顺应、践行自然的根本规律 (时代、市场、社会等组织的需求和平衡)。通过规范化、标准化、体系化、数字化、平台化建设,去领导化、去部门、去科层、去审批、去岗位等,完整建立了组织生态系统的方法论,还原人性,找回初心,实现了由人治到自治、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

“用管理的方法来解决因为管理而产生的问题,本身就是一个问题。”张蕴蓝表示酷特数字化治理体系可以真正还原人性,充分激发人的主观能动性和自主创造力。

酷特 C2M 产业互联网平台及其数字化治理平台以客户交互中台、研发中台、供应商中台、仓储中台、物流中台、用户中台、治理中台、协同中台、数据中台为核心通过海量异构数据汇聚与建模分析、工业经验知识软件化与模块化、各类创新应用开发与运行,从而支撑生产智能决策、业务模式创新、资源优化配置、产业生态培育。

如今,酷特智能的数据化不仅表现为数据驱动生产流程、变革管理方式,数据还成为了酷特智能流程诊断的重要工具。

酷特智能将这套治理体系优化升级为平台化生态化的治理平台,企业经营过程和客户需求以数字形式呈现,形成运营和生产的数据,并始终在企业大数据平台上实时流动和呈现。这种平台化、数字化、数据化的改变,颠覆了传统管理模式,实现了全流程数据驱动,企业经营全要素一键实时精准呈现,全员自治工作。在平台的支撑下,酷特智能现在已实现“运营平台化、过程数据化、结果数字化、后台智能化”,成为企业数字化治理的成功典范。另外也包含了全数据驱动的个性化定制全生命周期的解决方案,可以帮助传统产业向智能制造转型升级。张蕴蓝介绍,在实际治理中,酷特智能直接去掉了 80% 的生产管理岗位,企业效益直接提升 20%。

大胆探索传统企业智能转型之路,依靠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的探索,可以说,酷特智能重塑了互联网时代的制造业逻辑贡献了民营企业“二代接班”的典范。


05 深耕C2M产业互联网生态护城河


如今,张蕴蓝对酷特智能的未来又有了新的判断,她认为产业互联网才是未来。酷特智能历经十余年的创新实践,成功具备了智能制造、个性化定制解决方案、数字化企业治理体系的产业互联网三大核心能力,创建了 C2M 产业互联网平台并以服装个性化智能定制为切入点及应用场景,全面建成了链接需求和满足需求的服装 C2M 产业互联网平台。

在B端,服装是酷特 C2M 产业互联网平台首个成熟的实践案例及落地场景,酷特智能将首先打造西装、衬衣产业互联网平台,再横向进行品类拓展,形成服装行业的产业互联网生态。在C端,不断发展服装定制品牌,一方面可以第一时间捕获市场需求,推动服装产业互联网平台的完善与发展,另一方面也能为消费者提供高性价比的服装定制体验。

平台针对企业外部生存问题,通过产业互联网细粒度拆分产品部件、生产环节至不可拆分的单元,把这些单元作为标准化的基础组件,重组支持个性化定制大规模生产,实现企业C2M 转型升级,提高企业盈利能力。针对企业内部治理问题将企业管理目标通过平台细化,细化到每个人、每项任务都可落地执行,目标对应全员,全员对应目标;利用平台合理规划分配资源,以达到资源利用最大化,降低管理成本,提高管理效率。

得益于张蕴蓝与父亲两代人的管理智慧,酷特智能的转型之路在资本市场收获硕果——2020年7月在深交所敲钟上市,这也意味着酷特智能获得了投资界的认可。以智能创造为代表的技术创新等新动能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正逐渐显著起来,酷特智能 2022 年三季报“成绩单”也佐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第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1503.09 万元,同比增长 66.3%;放眼前三季度,在营业收入较同期稳步增长 5.22%的基础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高达 6084.47 万元,同比增长 46.01%。这其中,境外收入表现抢眼,前三季度实现 17268.64 万元,同比增长 60.92%。这份优异成绩单的取得,得益于酷特智能在服装 C2M 产业互联网平台上持续深耕缔造的护城河,以及依托数字化治理体系培育的极具竞争活力的企业文化。

通过多年持续的研发投入,酷特智能形成和积累的研发能力、研发平台和专利技术、竞争力的产品,是其长期持续发展的根基。提高研发投入是酷特智能实现企业转型和升级的重要方式,也是其巩固行业地位的重要支撑。“酷特智能始终以实体经济为本,以科技创新为引领,专注智能制造和数字化治理。我们将继续以酷特 C2M 产业互联网研究院为核心,持续加强酷特 C2M 产业互联网平台、数字化治理体系和服装试验田的基础科研的研发投入,为跨行业产业互联网平台的建设和落地打下坚实的基础。”张蕴蓝表示。


中欧家族传承研究中心


是由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成立的,旨在成为中国家族企业面向国际,国际企业了解中国家族企业的知识中心。家族企业管理研究和教育是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发展重点。在日益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心尤其专注于家族在企业发展和永续传承中的力量。

在线咨询 TOP